湖南冬釀:紅薯酒、米酒、牛屎酒、蛇酒……

湖南冬釀:紅薯酒、米酒、牛屎酒、蛇酒……

2016年的冬日,走過湖南各處飄著酒香的村莊,嘗過各種不同的冬日佳釀。有婉約甘甜,有濃烈兇猛,……有人觥籌交錯、聚眾狂歡,也有人自斟自酌。

一條路的集體回憶 懂的才是老長沙

一條路的集體回憶 懂的才是老長沙

俗話說高手在民間,雖然黃興路上的老店已經消逝太久時間,但老長沙們真是個頂個的體力好,記憶強,眼睛更是雪亮的,一張不大的老街老店分布圖硬是被仔仔細細補全了。

一籠水晶包子換來黎澤泰贈印

一籠水晶包子換來黎澤泰贈印

民國期間,長沙文化名人經常聚會,這些文化名人在聚會時,做東者除備好茶水點心之外,家中客廳中都需布置一張大書桌,擺上文房四寶,供來客們潑墨寫字繪畫。

民國縣長搞承包制,養廉金也防不住貪

民國縣長搞承包制,養廉金也防不住貪

在民國那個年代,縣長可是自負盈虧的承包制,雖然后來為了防懲貪腐特別推行了縣長養廉金,但效果如何,看客們只能呵呵了。

一代湘菜大師謝幕,留下“左宗棠雞”傳奇

一代湘菜大師謝幕,留下“左宗棠雞”傳奇

2016年11月的最后一天,98歲的彭長貴在臺灣因病去世。提及這位曾獲得“湘菜終身成就獎”的湘菜大師,很多人記住的是“左宗棠雞”“富貴火腿”“彭家豆腐”以及那個叫做“彭園”的湘菜館。

翻譯“無趣作家”的書拿到傅雷獎

翻譯“無趣作家”的書拿到傅雷獎

法國作家克洛德·西蒙用“不太友好”的文風成了1985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而克洛德·西蒙《刺槐樹》的中文譯者金桔芳也因為這部譯作,獲得第八屆傅雷翻譯出版獎。

烈士公園南大門外玩雪一直溜到松桂園鐵路邊

烈士公園南大門外玩雪一直溜到松桂園鐵路邊

上世紀六十年代,長沙的冬天,漫天飛雪一定會如期而至,只要一晚上,大雪就可把長沙城悄悄變成白色,屋檐掛著一排排上大下尖的長長的冰凌。

42歲雷移生,手思考的盲人木匠

42歲雷移生,手思考的盲人木匠

下料、斧辟、刨平、鉆孔、組裝……動作嫻熟自如,若不是親眼所見,難以相信眼前這位42歲的木匠雷移生,竟是一個盲人。

過去用口吹能飛起才合格的白芍片現在電風扇也吹不起

過去用口吹能飛起才合格的白芍片現在電風扇

百年老店北京同仁堂有聯云:“炮制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雖貴必不敢減物力”,可謂炮制核心價值的體現,不論古今,仍是需遵循堅守的。這門古老技藝里,包含著規范和自律。

“搞炮制的人,基本上都做得一手好菜”

“搞炮制的人,基本上都做得一手好菜”

炮制(páozhì),一個原義專屬于中醫學范疇的術語,指中藥材在應用或制成劑型前,進行必要加工處理的過程。其技藝之復雜,絕不似字義那般只區區一個“火”字可涵蓋。

薛岳打條子十幾人同時當縣長

薛岳打條子十幾人同時當縣長

今天開始,《時間線》欄目將推出民國縣長系列,不妨和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那近一個世紀的往事。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之下,縣長們都是怎么選,又要怎么當,他們的工資有多少,怎么防止腐敗……

“作家阿來”是人生中的一場意外

“作家阿來”是人生中的一場意外

這位歷經放羊娃、水電站工人、拖拉機手、中學老師、文學編輯、《科幻世界》總編輯、社長等多重身份的茅盾文學獎最年輕的獲獎者自稱是“樂觀的悲觀主義者”。

最牛畢業證背后的孤獨人生

最牛畢業證背后的孤獨人生

如果不是網上的一張“清華學校研究院畢業證書”,大概很少有人知道,瀏陽三口鄉的一位鄉村教師,竟然是一位清華古文字學研究生,師從陳寅恪、趙元任、梁啟超……

四個即將被淹沒的鄉鎮與兩座瑤寨的生與滅

四個即將被淹沒的鄉鎮與兩座瑤寨的生與滅

在江華瑤族自治縣涔天河水庫擴建工程即將落閘蓄水之際,《湖湘地理》用了七天的時間讓一條湘粵邊界的河流再次熟悉起來。記錄了一座舊城與兩座瑤寨的生與滅。

中國最美的書,為“閱”己者容奢侈嗎

中國最美的書,為“閱”己者容奢侈嗎

2016年度“中國最美的書”評選結果日前揭曉,來自全國各地的25種圖書榮膺本年度“中國最美的書”稱號,并將代表中國參加2017年度的“世界最美的書”評選。

不僅是張太太,她更多是王玉齡

不僅是張太太,她更多是王玉齡

王玉齡,1928年6月26日出生于長沙,是張靈甫的遺孀。1949年4月,王玉齡先到臺灣,之后又遠走美國。她一直孑然一身,始終未再嫁。在美國航空公司工作了21年后退休,現定居上海。

在民國騎自行車,除了上牌還要交養路費

在民國騎自行車,除了上牌還要交養路費

自1896年湖南進口第一輛自行車起,這種時速13公里,載重達100~250公斤的交通工具,給當時的社會帶來了巨大的震撼,它第一次讓普通人感受到了空前的、如風一般的出行自由。

一個“外省青年”的34年精神年輪

一個“外省青年”的34年精神年輪

百度他的名字,在不同年份下,會出現不同的身份標簽:主編、書評人、策展人,執行總裁。這已經昭示了近幾年他最大的轉折,從“長沙文藝招待所所長”到前往文化商圈。

老長沙茶館結賬不叫付茶錢叫付書錢

老長沙茶館結賬不叫付茶錢叫付書錢

站在長沙西牌樓洞庭春百年老店的門外,眼前仿佛氤氳起民國老長沙的晨間即景。長沙彈詞泰斗彭延坤的病逝,喚起人們對茶館的久遠記憶。茶客結賬不叫付茶錢叫付書錢,一份固執的時代遺情。

往年能采千斤的七葉一枝花 如今十斤都難尋

往年能采千斤的七葉一枝花 如今十斤都難尋

野生七葉一枝花的根部,也是云南白藥的主要藥用部位,多年的濫挖,該植物的野生種群已瀕危。收入本輯《本草湖南》的將是些稀有品種,如七葉一枝花、江邊一碗水。

春花呢、衛生褲,湖南人追過的冬裝爆款

春花呢、衛生褲,湖南人追過的冬裝爆款

我們翻閱了從1916年到1947年的湖南《大公報》,讓人驚訝的是,當年服裝廣告扎堆。在比優衣庫更有故事的服裝集散地長沙八角亭,每年11月開始,也有服裝店賣力推銷冬裝的“雙十一”。

三名中國法官在東京審判之后……

三名中國法官在東京審判之后……

68年前的今天,當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庭長韋勃宣讀完長達1231頁的東京審判判決書,中國法官梅汝璈、檢察官向哲濬、檢察官首席顧問倪征燠終于松了口氣。

薛憶溈:用最脆弱的文字去理解最脆弱的心

薛憶溈:用最脆弱的文字去理解最脆弱的心

薛憶溈不玩微信,有手機,但幾乎不用。他害怕噪音,馬路上的噪音、餐館里的噪音以及語言中的噪音。旅居蒙特利爾十五年,文學創作28年,他有意與世俗世界保持距離,卻永遠保持著對脆弱的痛感和內心的柔軟。

臨汾人祖山,偶遇隱客褐馬雞

臨汾人祖山,偶遇隱客褐馬雞

時已深秋,廣汽三菱“2016·尋找美麗鄉鎮”的車隊一路驅馳來到了黃河邊的晉西南古城臨汾。在這里,北國風貌呈現出極其多彩的一面,秋日的山原和大河,色彩斑斕,沉郁大氣,不用刻意尋找,美景就在腳下,眼前。

抗時期清華大學南遷長戰沙左家垅是辦學候選地

抗時期清華大學南遷長戰沙左家垅是辦學候選

左家垅位于岳麓山南麓,通常指現麓山南路西端穿越地段及周邊區域。左家垅看似遠離中心城區,但其實離岳麓山核心景區并不太遠,由左家垅沿山坡方向抄小路登頂岳麓山,比走岳麓公園南大門和東大門都要近。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