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恰同學少年,毛澤東和他的一師同學們

【記憶】恰同學少年,毛澤東和他的一師同學們

1917年的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教職員學生一覽表上,記載著一群同學:毛澤東、蔡和森、張昆弟、羅學瓚、周世釗……在過去的百年里,這些名字,深深影響著中國近現代史的方向。

端午之后,艾草的清香就變成濃烈的清苦

端午之后,艾草的清香就變成濃烈的清苦

對于每一段童年記憶來說,艾草似乎或多或少扮演著吃食、祛病以及與端午節有關的角色,對于我來說尤甚。

衡山縣方言:一山前后話不同

衡山縣方言:一山前后話不同

以南岳為界,衡山縣方言可分為前山話、后山話與夾山腔。前山話以城關開云鎮為據點,緊依湘江;后山話以白果鎮為據點,緊依涓水;而這兩條流域之間的分水嶺,大概就是夾山腔的過渡區。

買幾個粽子過端午,以前可不是這樣

買幾個粽子過端午,以前可不是這樣

端午節讓我記憶最深的,就是母親制作的五彩絲線,那絲線總牽引著我的一份牽念,牽引著我的一份鄉愁。

童謠、夜歌、山歌,抵達瀏陽方言深處

童謠、夜歌、山歌,抵達瀏陽方言深處

“十里有三音”的瀏陽,之所以說方言復雜,是因為瀏陽囊括了中國八大方言中的三種,湘方言、贛方言和客家話。不過透過一個個方言特有的詞匯,童謠的天真、夜歌的蒼涼、山歌的浪漫,我們不難抵達一種方言的深處、一個地域的遠方。

老青樓里的松煙,焙出深入茶骨的“桂圓香”

老青樓里的松煙,焙出深入茶骨的“桂圓香”

身邊許多人對紅茶的理解,似乎都是從“立頓”開始的。香甜,不苦澀,夏天加冰加檸檬,冬天加奶加糖,更像是一杯調和飲料。

當年名噪一時的湖紅工夫,以安化為最

當年名噪一時的湖紅工夫,以安化為最

和安化黑茶相比,安化紅茶過于默默,很多人都忘了當年名噪一時的湖紅工夫,正是以安化為最。只不過其興也勃,其衰也忽,一二百年間,起伏跌宕,人事雖非,美名猶在,真正的復興,又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p>

那個年代在愛晚亭留影是件很讓人引以為榮的事

那個年代在愛晚亭留影是件很讓人引以為榮的

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游客來愛晚亭游覽,必在愛晚亭前留影,照片上留字革命紀念地、瞻仰革命圣地等字,引以為榮。

一位老拳師的江湖縮影: 一人對戰海陸豐十大門派

一位老拳師的江湖縮影: 一人對戰海陸豐十大

與受到科學訓練的自由搏擊或散打相比,傳統武術真的只剩下愈來愈深的“套路”和“為了強身健體”么?

拳師把走在刀口上的生活,過成了日子

拳師把走在刀口上的生活,過成了日子

在東安縣水冷鄉冷山村文姓聚居地,幾乎村內每個男女老少都會點拳腳功夫,傳統武術與江湖的拼殺相去甚遠,而更多的拳師把刀口上的生活,過成了日子。

民國湖南學校要求母親節當天家務兒女代勞

民國湖南學校要求母親節當天家務兒女代勞

雖然母親節是西方節日,但在民國時期就已經傳入我國了。那時的母親節非常隆重,在湖南婁底的陶龕學校里,學校還要求孩子們在母親節這一天承擔全部家務勞動呢!

“冬天啊,湖南喲”在張家界拍西游記他們唱這歌

“冬天啊,湖南喲”在張家界拍西游記他們唱這

距《西游記》劇組第一次進入湖南34年后,“唐僧”師徒再次相聚湖南。四人同臺,言語里仍保持西游記式的幽默。

長沙話等級考試,請作答

長沙話等級考試,請作答

瀟湘晨報記者帶著一組老長沙話詞匯來到坡子街,隨機對長沙人進行測試,發現四個人中有三人“大腦空白”,9個詞匯只能猜出一兩個詞的意思。

 袁隆平的童年世界,沒有標準答案

袁隆平的童年世界,沒有標準答案

5月3日,因為新書《袁隆平的世界》引發的新關注,我們來到了這里。此行的目的是想見到袁隆平院士。

瀏陽譚氏:清代瀏陽第一大家庭

瀏陽譚氏:清代瀏陽第一大家庭

這次,我們找到譚氏31世族人,通過家譜打開這個家族的“密碼”,也通過這種譜牒傳承窺見它在湖湘文化的演變。

民國湖南武術擂臺,最能打的是什么功夫

民國湖南武術擂臺,最能打的是什么功夫

湖南與太極,淵源深厚。民國時期,曾任湖南省主席的何鍵就是一個太極高手。

1898年的長沙有中國最早的“警察”

1898年的長沙有中國最早的“警察”

在民國時期當警察,從字面上來看,也挺不容易的。他們收入菲薄,警服不夠還只能輪著穿,而且一旦警服上身就頗受限制,甚至只要穿著制服,上街買菜手提魚肉也會被處分…… 

在春天撞上一壇桃花酒

在春天撞上一壇桃花酒

“桃花酒”這個浪漫名號,除了釀于桃花盛開時節,多少與他們堅信喝了“桃花酒”,讓人面若桃花,氣色紅潤有關。

在岳麓山打虎,手臂撕掉半邊肉

在岳麓山打虎,手臂撕掉半邊肉

在距離老虎20米左右,黃詩友朝老虎尾部開了一槍,老虎被槍擊中后轉頭朝黃詩友猛撲,黃詩友迎頭挺槍將刺刀捅入老虎的脖子。老虎拼命反撲,待戰友們趕來支援,黃詩友已全身是血,臉被抓傷,手臂半邊肉被撕走。

皮簍、拖拉機、渡船和肩膀他們的送書路孤獨而漫長

皮簍、拖拉機、渡船和肩膀他們的送書路孤獨

他在倉庫做保管員。從上海、天津發來的書,由他拖著板車,走兩公里,到附近的安仁汽車站,搬上車,拖回來?;氐絺}庫,拆包,一一對書名、數量、價格……

老新華書店里小鎮青年的心靈成長史

老新華書店里小鎮青年的心靈成長史

我對新華書店的印象,似乎永遠定格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每一個清新的周末。

城市百草園,圭塘河植物微影像

城市百草園,圭塘河植物微影像

長沙圭塘河,一條正在治理中的城市內河。在它的兩岸,沒有被城市綠化覆蓋的地方,依然呈現著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寧鄉話難懂?去過流沙河才真正知道

寧鄉話難懂?去過流沙河才真正知道

寧鄉話很“土”,“土”到許多詞匯可以在古音里找到根源;寧鄉話很“萌”,上寧鄉人說話喜歡帶“哩”,下寧鄉人說話喜歡帶“噠”;寧鄉話還很霸蠻,嗯搞么子噻!

32年前,他將湘江許家洲改名月亮島

32年前,他將湘江許家洲改名月亮島

坐在夜幕中的出租車上,喻恒偶然看到指路牌上“月亮島”三個字倍感親切。30多年前,在長沙對外經貿委員會工作的喻恒第一次提議給湘江上那座宛如新月的江心島取名為“月亮島”。

每一個漢字都藏著獨一無二的故事

每一個漢字都藏著獨一無二的故事

深黑色帽子,黑框眼鏡,拍照不是瞪著大眼睛就是不看鏡頭。在僅有的幾張公開照片中,符馬活給人的感覺有點“沉”。讓他找幾張較為滿意的照片時,他發來兩張證件照,直言:“長得丑,不喜歡拍照”。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