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新聞 > 湖湘地理> 正文

最后的古法制蠟,在太陽升起前收集醇香

來源:瀟湘晨報作者:編輯: 陳茜時間:2017-10-22 09:00:13

35441508608128687.jpgc3a瀟湘晨報網

白露過后,蠟花中的雄性蠟蟲開始化蛹,周圍的蠟是其吐出的。組圖/記者錢燁c3a瀟湘晨報網

95361508608128687.jpgc3a瀟湘晨報網

剛從白蠟樹上采集下的蠟花。c3a瀟湘晨報網

3381508608128718.jpgc3a瀟湘晨報網

榨取蠟汁的過程,是將白蠟渣滓倒入蠟袋中不斷壓榨,流出蠟汁。c3a瀟湘晨報網

  為了趕上早起的艾厚平入山采蠟,我們晚上留宿艾頭坪村。艾厚平的木頭房子寬敞且干燥。雪峰山東麓綿延不斷的黑色山體,從朦朧的月光中投下遠處的輪廓。白露已過,但9月15日夜間卻異常燥熱,山中的艾頭坪村,黑漆漆的什么也瞧不見。從處暑到白露2周的日子里,艾頭坪的蠟農們都是早睡早起,有時甚至3點前就起床,他們帶著手電,向坡地上的蠟樹林走去,將剛剛掛滿露水的白蠟剝下來,非如此,陽光升起后,白蠟就粘在枝干上剝不掉了。c3a瀟湘晨報網

  太陽升起時,艾頭坪村沉浸在蒸煮白蠟的香味中。關于白蠟的炮制,依然保存著古法傳統。老輩人的經驗依然流行。c3a瀟湘晨報網

  撰文/本報記者錢燁c3a瀟湘晨報網

 c3a瀟湘晨報網

  “處暑不收蠟,白露用刀割”c3a瀟湘晨報網

  9月16日,早上7點,攀爬到艾厚平的白蠟林需要翻過兩座丘陵,沿著田埂穿過西瓜地,上坡即是艾厚平的白蠟林地。上世紀80年代分產到戶后,艾厚平開辟了十幾畝林地用于培育白蠟林。如今的白蠟樹已經身高2米。經過不斷修剪,枝條愈發蓬發。c3a瀟湘晨報網

  芷江的白蠟樹,其實是大葉女貞。本地分黃皮蠟樹與青皮蠟樹,放養在黃皮蠟樹上的白蠟蟲長得旺,而青皮蠟樹則產量低。一般而言,放蠟蟲前,要對蠟樹林進行統一修整,砍掉“青皮蠟”與雜草,砍掉“黃皮蠟”的老枝,將蟲放養在1到2年齡的嫩枝上,有利于幼蟲的快速發育。c3a瀟湘晨報網

  我們抵達蠟林時,艾厚平已經剝了一些蠟了。蟲蠟在樹枝上呈白色,表面有毛茸茸的蠟絲,是雄蟲蛹化時放射的蠟花,有些雄蟲已羽化去找雌蟲交配。雌蟲是不能蛹化的,也極少移動,但個體比雄蟲大,雄蟲交尾后即死亡,雌蟲可活到明年春天,完成產卵。c3a瀟湘晨報網

  在艾厚平的蠟林中可見,蠟林一般選擇向陽山坡,藏風處,這適宜幼小的蠟蟲安全生長。為了收獲更多白蠟,艾厚平開拓面積廣闊的白蠟林以供養蠟蟲。c3a瀟湘晨報網

  采集蠟花是一件細致活。需要將白蠟樹的枝頭扯彎,慢慢從枝條上剝離蠟花。日出前勞作的原因是,露水可將蠟花軟化,日出后,蠟花就粘在枝條上很難摳下來。而往往從凌晨到日出4個小時里,每人也只能采集10來公斤蠟花。艾厚平坦言,白蠟林面積大時,以前是請工人集體采摘的。c3a瀟湘晨報網

  日出前,雪峰山東麓的平均氣溫只有10℃,隨著氣溫的逐漸上升,露水也相繼干涸。艾厚平與妻曹清珍分別采了10公斤蠟花。用竹篾筐從山坡上背下來,并隨手摘了幾個西瓜。c3a瀟湘晨報網

  艾頭坪村集體林地曾經是白蠟林推廣種植地,幾乎每家每戶都種植白蠟樹。1984年后,地方白蠟產業遭受市場沖擊,白蠟林的管護與栽培相繼冷淡下來,很多蠟農改種了西瓜或果樹。白蠟林大面積減產,目前僅維持少數幾個個體戶的作坊式生產。c3a瀟湘晨報網

  艾頭坪村的艾厚平、艾善仁等老輩“蟲師”依然堅持依靠馴養蠟蟲與種植白蠟林過日子。割蠟的時間集中在處暑至白露期間。每逢此時,亦是艾頭坪村一年一度的制蠟時間,俗話說“處暑不收蠟,白露用刀割”。蠟花采集回來后,挑出樹葉、枯枝,即可煮蠟。c3a瀟湘晨報網

  古法煮蠟,分米心蠟和馬牙蠟c3a瀟湘晨報網

  煮蠟的過程依然依靠古法。在芷江制蠟的400多年歷史中始終以這種傳統的方式煮制。而每逢煮蠟的日子,靠近煮蠟的作坊即可聞到白蠟的香味,艾厚平喜歡聞這種味道。c3a瀟湘晨報網

  在艾頭坪村艾善仁的作坊,煮蠟的過程已程序化。將蠟花采回后,堆放在室內陰涼處,此時掰開蠟花,還可看到細小的蟲蛹,有些已經羽化。將它們倒入鐵鍋中,鍋中放一半的水,待水燒開,融化了蠟花,煮沸后如植物油,此時的白蠟還不能稱為白色,而是充滿蟲渣的灰色,需要用蠟袋裝起后,在蠟凳上逐次按壓,將蠟汁慢慢擠出。c3a瀟湘晨報網

  煮蠟過程的工具幾乎是蠟農自己制作的。有蠟凳、蠟袋、蠟杈、蠟盆、蠟夾棍、蠟攪棍、刮刀等。這些簡單實用的工具在煮蠟前必須備好,可用山上的油茶樹為材料。c3a瀟湘晨報網

  蠟花的加工整個過程都是在高溫中進行的,艾善仁說是“火中搶寶”,最易燙傷,掌握火灶的溫度亦是關鍵。待蠟花在水中融化后,將蠟水舀入蠟袋,在夾棍上扎緊,放在一米多長的蠟凳上,利用凳子上的杠桿,右手輕壓,左手隨即滾動夾棍,每次間隔2分鐘。待蠟汁流出后,再將蠟袋放入鍋內煮沸,翻滾,拎上蠟凳再次如法炮制,如此3次后,將蠟袋放在一邊,將鍋內蠟汁舀到蠟盆里。把蠟盆放在地上冷卻,冷卻前期用蠟棍按順時針攪拌,使蠟汁中殘渣逐漸下沉,蠟汁上浮。蠟盆需靜置3小時,此時蠟汁凝固成蠟餅,通體白色,用刮刀刮掉表面的污漬,一塊可重達10公斤。c3a瀟湘晨報網

  如此炮制的為頭蠟。細心的蠟農還會將此前的蠟袋重新放入清水中煮沸,再次壓榨,稱為二蠟。而將二蠟的殘渣經日曬、發酵后,再次煮沸、壓榨稱為三蠟,不過三蠟有臭味,且帶黃色,蠟餅硬度差。此后,渣滓可作為飼料。一般一位蠟農勞作一天可榨取75公斤蠟餅。c3a瀟湘晨報網

  上世紀70年代,為提高蠟餅的制作效率。集體林場曾經采用過機器蒸氣法榨取蠟餅。蠟餅更為純凈。但此法很難徹底榨取蠟汁,且用柴頗多,并未得到推廣。集體林分產到戶后,制作蠟餅仍以個體作坊形式,每年的制蠟時間亦集中在9月初,熟練的蠟農可以依靠體力制作500公斤的蠟餅,對于依靠體力吃飯的山民來說,是一年的主要收入。c3a瀟湘晨報網

  依靠傳統的蒸煮法所制蠟餅,亦可分為米心蠟與馬牙蠟。這是根據兩種蠟餅的斷面進行區分的,米心蠟的斷面如米粒,晶瑩剔透,這種蠟是將前述頭蠟與二蠟以8比2的比例混合的,其頗受市場青睞。而艾頭坪所出售的蠟餅多為馬牙蠟,這種蠟的反光美觀,但二蠟比例較多,質量次于米心蠟,不過其是向外銷售的主品。c3a瀟湘晨報網

  白蠟產業需要經驗豐足的“蟲師”c3a瀟湘晨報網

  白蠟因其優質的潤滑、密封效果與純天然的生產、炮制方式被市場青睞,價格一直居高不下。上世紀80年代首先實現個體生產的艾善仁曾言,市場經濟放開時,他成為艾頭坪村第一個萬元戶。c3a瀟湘晨報網

  “當時賣蠟賺的第一筆錢就買了一臺電視機,搬到曬坪上,全村人一起看”。9月15日下午,一半身體坐在蠟凳上的艾善仁笑著說。c3a瀟湘晨報網

  “那個時候我一年靠種蠟就能賺到4000多塊”,艾善仁一邊將蠟凳上的杠桿舉起,將蠟袋放在蠟凳上擠壓,一邊說。由于常年放蟲、制蠟,他被曬得黝黑,雖然年近70,但體格健碩,能吃能干,也特別喜歡為蠟蟲付出,可獲得豐厚的收入。c3a瀟湘晨報網

  上世紀80年代,白蠟已賣到20塊一公斤。2016年,艾頭坪村的蠟餅以每公斤200元的價格賣出,打破了多年的最高價。艾善仁也靠此業在村頭蓋起了3間大房子。c3a瀟湘晨報網

  艾善仁從業制蠟、種蠟30多年。艾頭坪村集體制時,他就負責林場的白蠟林管制,對蠟蟲的脾性十分了解。作為經驗豐富的“蟲師”,艾善仁可以通過觀察卵囊的大小與若蟲的顏色分辨雌性與雄性蠟蟲。這些蠟蟲孵化出來時僅有0.2毫米。雌性被稱為“紅蟲”,先從卵囊孵化。雄性被稱為“白蟲”,比雌性孵化晚2天。c3a瀟湘晨報網

  立夏節氣后,天氣漸轉濕熱。從云南金沙江流域購回的蟲卵感受到氣溫與濕度的變化,即將孵化。艾善仁用黃茅草打包分包貯藏蟲卵。黃茅草需要提前備置,可開辟一處荒田人工種植。利用冬季燒荒一次,來年的黃茅草會長得更旺。黃茅草收割后要修剪至標準長度,再扎成小束,在白天曬干,為日后做“蟲籽”包扎專用。這也是老輩“蟲師”的傳承。c3a瀟湘晨報網

  包扎好的“蟲籽”在立夏時節晴朗日頭即可入山掛枝,此時是考驗一位“蟲師”是否放養成功的關鍵。c3a瀟湘晨報網

  “待紅蟲跑光后,即刻上山掛包”,經驗豐富的艾善仁說,早了遲了都會造成減產。白色的雄蟲孵化后首先聚集在白蠟樹的葉片上,然后向細嫩的枝干移動,聚集。10天后,放養成功的蠟蟲就會用白蠟將個體團團圍住,蠟花內的若蟲以吸食嫩枝的汁液為生。c3a瀟湘晨報網

  在放養之前,一個經驗充足的“蟲師”還要看山、定山。即確認自己放養的蠟蟲有足夠的蠟樹林得以供養。并對蠟樹林進行修剪,去掉枯枝老枝,鼓勵分杈。c3a瀟湘晨報網

  以上關于放養與炮制白蠟的復雜過程需要經驗老到的“蟲師”逐一傳承。從挑卵、馴養、分包、掛枝、看山、定山到采蠟,依次按照節氣及氣候為定。而老“蟲師”的減少,是威脅芷江白蠟產業的直接原因。艾善仁坦言,白蠟整體產業的萎縮,是有經驗蠟農的減少,且不是一日兩日可繼承。不僅要理解蠟蟲的習性,摸清楚雪峰山東麓的氣候,還要對金沙江流域出產的蟲卵細心辨認。白蠟產業化缺少有經驗的蟲師是辦不到的。c3a瀟湘晨報網

  目前,芷江白蠟產業依然集中在艾頭坪、羅舊兩個村落,這里是芷江白蠟的傳統種植地,也是最后一代白蠟“蟲師”傳習之所。c3a瀟湘晨報網

  探討 白蠟蟲曾在芷江繁殖c3a瀟湘晨報網

  每年往返于云貴之間的芷江“蟲師”都在試圖將白蠟蟲的繁殖固定在芷江。上世紀60年代,芷江白蠟產業集體制后,已故“蟲師”萬益鋒曾作為代表在云貴高原的叢林中考察多年,并提出在芷江木蘭坳、芷溪、西蝗山等地建立白蠟蟲繁殖基地的想法,經過多年努力成功培育出芷江本地的蟲卵,并獲得白蠟的豐收。c3a瀟湘晨報網

  萬益鋒認為,芷江縣蠟農在歷年放養白蠟蟲時,都將不能泌蠟的雌蟲放掉了,只注重培養白蟲(雄蟲)。萬益鋒將雌蟲收養后,發現其在芷江白蠟林中同樣掛包繁殖,雌蟲的生長時間是雄蟲的3倍,可安全越冬。生命周期一直延續到產卵結束。c3a瀟湘晨報網

  掌握雌蟲安全成活的關鍵,并不是抵御冬季低溫。萬益鋒發現,雌蟲可以在零下10℃的氣溫下存活。但湖南地區的夏季高溫卻可能在數個小時內將雌性蠟蟲殺死。于是,萬益鋒將雌蟲的馴養地挪至海拔1000米以上白蠟林。并在白露時節,雄蟲羽化時,將蠟花涂抹在雌雄蠟蟲的枝干周圍,完成人工受精。c3a瀟湘晨報網

  這讓蠟農們認識到雌、雄白蠟蟲屬不僅具有完全不同的生長史,對氣候也各有截然不同的要求,低海拔地區是不宜雌蠟蟲生長發育的。c3a瀟湘晨報網

  此外,萬益鋒在馴養雌性蠟蟲時,發現了一種會寄生在白蠟蟲體內的昆蟲,本地人稱為“猴子蟲”,學名蠟蛤長角象。它不僅咬食白蠟蟲母體,還大量產卵于白蠟蟲體內,造成白蠟蟲死亡。此前,蠟農認為是“火南風”(夏天地熱引起的干熱風)惹的禍。并有“春末火南風一刮,白蠟蟲就黑了殼,里面的白蠟蟲就變成了害蟲”的說法。c3a瀟湘晨報網

  在萬益鋒的努力下,破除了芷江地區產蠟不產蟲的迷信觀念,并提出了防治寄生蟲的方法。但雌性蠟蟲分地馴養在芷江并未得到推廣,集體林地劃歸個體后,這種復雜的馴養技術也隨之消失了,芷江白蠟又回到蟲蠟與蟲卵分隔兩地的局面。c3a瀟湘晨報網

 c3a瀟湘晨報網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