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新聞 > 湖湘地理> 正文

500年前,這里建了座土匪攻不破的石頭寨

來源:瀟湘晨報作者:唐兵兵編輯: 陳茜時間:2017-09-10 10:50:51

4461504975287093.jpgz5z瀟湘晨報網

航拍江永縣松柏瑤族鄉黃甲嶺村石頭寨,可以清晰看到這個歷經500多年歲月的龍崗石寨輪廓。組圖/盧七星z5z瀟湘晨報網

14031504975287093.jpgz5z瀟湘晨報網

沿著陡峭山路攀爬10多分鐘,才能到達龍崗寨第一道寨門。z5z瀟湘晨報網

  湘南多民間寨堡,《江永縣志》記載,宋至清,江永民間建寨堡23個。z5z瀟湘晨報網

  都龐嶺和萌渚嶺環繞中的江永縣,與廣西交界,曾是通往嶺南的必經之路,屬兵家必爭之地。這里屬喀斯特地貌,多突兀的石山,舊時人們就地取材,在山頂建造石頭寨作為保護村莊的堡壘。在石頭寨里,鄉民躲避呼嘯而來的土匪,也對抗趁火打劫的官兵。z5z瀟湘晨報網

  如今石頭寨早已荒廢,而那些歷經歲月的堡寨石頭上,依舊刻畫著鄉民們頑強的抗爭歷史。撰文/本報記者唐兵兵z5z瀟湘晨報網

  江永縣松柏瑤族鄉黃甲嶺村z5z瀟湘晨報網

  爬上陡山攻打龍崗石寨,在冷兵器時代太艱難z5z瀟湘晨報網

  9月1日,我們到達江永縣松柏瑤族鄉黃甲嶺村時,已經是下午。黃甲嶺村是個有千年歷史的古村,離廣西富川不到二十公里。水泥馬路遮蓋了古舊的青石板路,新房和古民居正好被馬路隔開,村里的老人坐在門樓前搖著蒲扇,牧歸的農人趕著牛進入深巷,孩子們在門樓的空地上追逐嬉戲……村里的柵門和炮樓早已拆除,但村邊不遠烏山上的石頭寨,雖然經歷500多年風雨,仍然較完整地保存了下來。z5z瀟湘晨報網

  “石頭寨就在山頂,叫龍崗寨。”58歲的村民歐陽共平是我們的向導,他家的新房就建在烏山山腳。一條羊腸小道穿過竹林通往山頂,竹林遮蔽了陽光,小路顯得幽深。“清明前后你們來,竹筍剛好長起來,那時候最好看。”歐陽共平像個導游,走在陡峭的路上,不忘回頭跟我們講解。z5z瀟湘晨報網

  龍崗寨占據了整個山頂,小路直通寨門,殘存的寨墻最高處大約十米高,城墻上的石頭并不規整,大小不一。“這個石頭寨五百多年了,看,這里寫著‘正德九年立’。”歐陽共平在第一道石門前停下,把石門底部石頭上刻著的幾個字指給我們看。這個看似松散的寨堡,居然能夠經歷500多年的風雨。z5z瀟湘晨報網

  再穿過一道石門就到了寨內,城墻邊滿是散落的石頭,“以前墻有這么高,小孩來這里玩,把部分城墻推倒了。”站在城墻上,歐陽共平把手在腰處比劃了一下。雖然有損毀,依舊可以看出城墻的結構,上下分為三層,呈階梯狀,“第一層用來御敵,下面兩層用來運東西和行走。”他說,烏山雖然不高,但在山間盆地上,卻是一個制高點,俯瞰四周一覽無遺??梢韵胍?,在冷兵器時代,要爬上陡峭的烏山,攻擊這座石頭寨,是件多么艱難的事情。z5z瀟湘晨報網

  “村里曾有炮樓、四個石頭寨堡”z5z瀟湘晨報網

  “南嶺十萬大山,姑婆山的土匪,常常到村里來搶東西,土匪來了,村民就帶著干糧躲到石頭寨里。”77歲歐陽繼華并沒有經歷過鬧土匪的歲月,只是偶然聽上一輩的老人說起曾在石頭寨避難的往事。z5z瀟湘晨報網

  石頭寨內還有逃生通道,一個巖洞通往寨外,巖洞入口處刻著斑駁的字跡,依稀辨認出“光緒丁酉”的字跡。“原來山上有很多大樹,大煉鋼鐵的時候砍掉了。”77歲的歐陽繼華告訴我們,大樹砍掉之后,山上長起了竹子,每年清明前后,村民們都會上山挖竹筍,那是烏山唯一熱鬧的時節,“下雨了,就到石頭寨的巖洞里躲雨。”z5z瀟湘晨報網

  “以前村里還有炮樓和進士牌樓。”炮樓在后山麓,雄踞村莊的制高點,“高大概六七丈,四面都能通過小孔放槍。”進士牌樓在村前,與炮樓遙相呼應,炮樓、進士牌樓躲過了歷次的戰亂與攻擊,不過卻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被毀,“進士牌樓上下三層,很壯觀的,現在就剩下一層了。”歐陽繼華有些遺憾地說。z5z瀟湘晨報網

  炮樓是守護村莊的第一道防線,山上的石頭寨大概算得上是村莊的第二道防線,除了烏山上的龍崗寨,黃甲嶺村周邊的山上還有青龍寨、雞嶺寨和源眾寨三座石頭寨堡,建于正德九年的龍崗寨保存最為完好,它們共同守護著村莊,在兵亂、匪患的陰云散去后,重歸寂寞。z5z瀟湘晨報網

  落日黃昏里的古村落是安靜、祥和的。z5z瀟湘晨報網

  村里的孩子在對我們這群外來者進行一陣好奇的圍觀之后,開始纏著我們給他們拍照;回到家準備做飯的老人,拿出自己種的花生一定要塞我們手上。z5z瀟湘晨報網

  “馬路邊的廁所和牛欄都拆除了,準備發展旅游了。”離開的時候,歐陽繼華笑著說,眼里有憧憬,也像是邀約。z5z瀟湘晨報網

  江永縣允山鎮向光村z5z瀟湘晨報網

  刀槍山上的石堡,“以前整座山上都建有城墻”z5z瀟湘晨報網

  宋至清,江永民間建寨堡23個。更多民間的寨堡,沒有記錄在籍。行走在江永,近旁的一座石山就有可能曾經是石頭城堡。z5z瀟湘晨報網

  9月2日,在江永縣允山鎮向光村的寨山前,如果不是村支書何清建的指引,我們難以注意山上的城墻殘垣,“以前整座山上都有城墻。”殘垣已經足夠讓人吃驚,很難想象,完整的城墻該是怎樣的一幅壯觀景象。城墻用大塊條石壘成,依照山的走勢,在山的邊緣延伸,城墻下是筆直的石壁。山不高,卻闊大,“這個山,屬于好幾個村子呢。”何清建說。z5z瀟湘晨報網

  上山并不容易,沒有直接通往山上的路,只能在巨石間跳躍前行,石頭像個不齊整的矬子,鋒利而尖銳,何清建告訴我們,山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刀槍山”。幾經輾轉,我們才到達一段殘存的城墻,殘垣只有一兩米高,堆砌齊整,“都被拿來筑壩,砌房子了,如果保存下來,該是多好的旅游資源。”何清建感慨。z5z瀟湘晨報網

  下了山,繞上一段路,穿過一片香芋地,我們再次來到山腳,何清建披荊斬棘才將通往寨門的小徑重新開辟出來。“這就是其中一個寨門,我們現在叫羊角寨。”寨門只剩下石頭門檻,石門早已不見蹤影。走過寨門,一個天然貫穿的巖洞成了第二道門,沿著石階穿過巖洞,豁然開朗,山下的香芋葉在風中搖曳,像夏日的荷塘。z5z瀟湘晨報網

  巖洞的石壁上的一塊石碑,是何清建帶我們來寨門的目的,他拔了一把野草,將石碑清理擦洗,“上馬龍角寨開*門路記”幾個大字顯露出來,小字難以辨識,沒有發現時間記載。村里的老人也說不清這個寨子的歷史。“有一種說法,寨子是當年太平軍的據點。”何清建說,《江永縣志》記載,太平軍三進江永,幾度攻下縣城,太平軍在江永境內“大招土馬,一路土民樂從”。石達開的部隊也曾在江永縣內休整四個月,何清建的推斷似乎不無道理。z5z瀟湘晨報網

  寨山的石寨,不像避難所,更像是一座營寨。石寨寨門不遠處的一塊石頭上有木樁孔,山頂是一片開闊的平地,如今是一片松林,松林里,不難找見散落的磚瓦,卻也無法完整訴說這個石頭堡壘的故事。z5z瀟湘晨報網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