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新聞 > 湖湘地理> 正文

黑石渡的時光,是老長沙人的日常過往

來源:瀟湘晨報作者:錢燁編輯: 陳藝妮時間:2017-07-30 10:30:59

JIN_7390.JPGTL2瀟湘晨報網

這片曾經煙囪聳立的長沙城內最早輕工業之地,與高樓林立的對岸形成對比。組圖/記者金林 TL2瀟湘晨報網

JIN_7291.JPGTL2瀟湘晨報網

在保溫瓶廠工作了44年的吳霞生是名吹制技師。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吹瓶膽是個非常需要技術的活。 TL2瀟湘晨報網

德雅路片區棚戶改造區,老職工們見面聊的都是買房的事。.JPGTL2瀟湘晨報網

德雅路棚改片區,老職工們見面聊的都是買房的事。TL2瀟湘晨報網

破敗的熱水瓶廠內仍有少數租用倉庫的商戶住在里面。.JPGTL2瀟湘晨報網

廢舊的保溫瓶廠內,僅剩少數租用倉庫的商戶住在里面。 TL2瀟湘晨報網

JIN_7337.JPGTL2瀟湘晨報網

逐漸開始拆遷的老廠房。TL2瀟湘晨報網

“以前站在瀏陽河堤壩上向這邊看,一排排十幾個煙囪很壯觀的。”7月17日,在長沙黑石渡保溫瓶廠廢舊的大樓里,廠長周建國回憶道。TL2瀟湘晨報網

  黑石渡,長沙城內最早的輕工業區,這里生產的蓮蓬牌熱水瓶、菲菲毛巾、光輝牌洗衣粉等產品,在上世紀90年代還叫得出名號。它有著工廠子弟學校、醫院、電影院,甚至有獨立的第三工人文化宮,是一個典型的工業小社會,也是一處溫暖的小集體。TL2瀟湘晨報網

  上世紀50年代,在“南重北輕”工業城建指導方針下,黑石渡、絲茅沖一帶荒郊逐漸建立了毛巾廠、熱水瓶廠、搪瓷廠、日用化工廠、羽絨廠和橡膠廠等一批輕工業工廠,這片以前是鴨子鋪渡過瀏陽河的渡口、長沙北郊的農田菜地,逐漸被各大輕工廠圈地,煙囪聳立。如今熱水瓶廠、羽絨廠宿舍已列入德雅路棚改片區,未來2到3年,代表著長沙城內最早一批輕工業廠區的黑石渡將以更符合城市美觀的外貌出現。TL2瀟湘晨報網

  我們關注這個地方,是迷戀在時間未把城市改頭換面之前,昏暗的工廠中不咸不淡的生活與溫暖的人性。TL2瀟湘晨報網

  此時,正在路燈的光影中,投下一片老長沙的婆娑身影。TL2瀟湘晨報網

  撰文/本報記者錢燁TL2瀟湘晨報網

  渡口、老馬路和德雅路門面TL2瀟湘晨報網

  數十年里,這里的格局一直未變TL2瀟湘晨報網

  2017年7月26日晚,我背著相機在瀏陽河畔的黑石渡溜達。在這熱天里,只有快入夜了,才能見到深藏在各個工廠宿舍區的老戶居民慢悠悠走出巷道,坐在馬路邊上,彼此搭訕,或三五壯漢拎著幾瓶啤酒找一熱鬧處,看往來的行人車輛,然后互相吹擂各自的往事。TL2瀟湘晨報網

  陳立三是毛巾廠的退休職工,26日晚,他光著上身,坐在德雅路與瀏陽河路交會口西側夜宵店的門口。黃色的路燈照射著他出汗的額頭和多年扛包裹鍛煉出來的結實臂膀。他是伍家嶺人,16歲就進了菲菲毛巾廠,一直干到退休。TL2瀟湘晨報網

  陳立三對這片輕工廠區很熟,面前就是大名鼎鼎的麗臣日用化工廠,早年生產的光輝牌洗衣粉、馬頭牌肥皂在老長沙人家里或許常見。沿著德雅路往里走是菲菲毛巾廠、已經拆了的搪瓷廠與占地面積最大的保溫瓶廠。保溫瓶廠原與湖南制藥廠一墻之隔,但后者早被拆掉,變成了舊貨市場。雖然廠房沒了,但各大廠區的宿舍三五林立在日漸擁擠的德雅路兩旁,尚有湘藥巷、羽絨巷、水瓶宿舍、羽毛宿舍等與工廠關聯的地名、小區,暗示著此地與輕工業的關聯。TL2瀟湘晨報網

  上世紀50年代,黑石渡、絲茅沖一帶到處長滿“絲茅”的荒郊山頭逐漸被鏟平,圍起了各自輕工業廠的圍墻,從絲茅沖、黑石渡這些老地名,略可猜測以前這塊地方的荒涼之意。TL2瀟湘晨報網

  “上世紀70年代末,瀏陽河還有渡船過渡,菜農都從這里過,一毛錢一次。”陳立三放下啤酒說,就在那個渡口的位置,以前是黑石渡汽車總站、老3路公交車的終點站,這里有一條不太寬闊的馬路連接著動物園、老電視臺,是進出黑石渡的交通要道,歷經50余年,公路格局依然未變。TL2瀟湘晨報網

  在德雅路菲菲毛巾廠入口處經銷店的雇員李少芬亦是毛巾廠工人,她在嫁給工廠子弟前,娘家住在農大路,上世紀80年代搬入德雅路毛巾廠宿舍樓。除了眼前的公路未變之外,經過毛巾廠的德雅路上那些雜貨林立的門面,還是保溫瓶廠在上世紀90年代投資建設的一排平房。德雅路將此地一分為二,保溫瓶廠在李家沖社區,另一邊劃入金帆社區,30多年了,一直未變。TL2瀟湘晨報網

  半邊戶、老二層樓和打會TL2瀟湘晨報網

  那份筒子樓里的熱情一直不缺TL2瀟湘晨報網

  吳霞生,保溫瓶廠一車間吹制技師,簡單點說,就是吹瓶膽的工人。7月26日傍晚,在絲茅沖社區水瓶宿舍的巷道內碰到他時,他正端著搪瓷水杯,與當年的工廠大廚彭厚德討論宿舍拆遷的事情。這位17歲就從衡陽招工進入長沙北郊熱水瓶廠的外地人,在熱水瓶廠工作了44年。TL2瀟湘晨報網

  熱水瓶廠已于2003年破產,吳霞生仍住在工廠以前修建的福利房中,屋里堂客是伍家嶺人。TL2瀟湘晨報網

  上世紀50年代以來,羽絨廠、熱水瓶廠和日用化工廠等一批輕工業工廠的建立,吸引來的不僅僅是湖南各地人員。河南信陽人方思意,1993年就在制藥廠門前炸起了油條,隨后搬到羽絨廠門邊開設店鋪?,F在操持生意的是其子方中福,妻子亦是信陽人。有趣的是,其妻已可以說一口地道的長沙話,而方中福的河南口音依然十分濃烈,一張嘴,就暴露了自己北方人的身份。TL2瀟湘晨報網

  為了滿足日益擴大的人口需要,各個工廠聯合籌建了黑石渡子弟聯合學校、黑石渡醫院、電影院與文化宮。廠區子弟與當地菜農的結合,在本地被稱為半邊戶,一方是城鎮戶口,一方是農村戶口,這也是長沙城建進程人口流動的一方縮影。TL2瀟湘晨報網

  這場最初的人口遷徙中亦有從香港、上海高薪聘請來的高級技師。其中祖籍湘潭,1952年在香港新城窯業工廠任廠長兼工程師的肖蔭云毅然響應國家號召支持工業建設,并從香港帶回十幾名技師,柳春娣的父親柳登寶就是其中一位。TL2瀟湘晨報網

  柳春娣對于父親的記憶,永遠與悶熱的鍋爐、碩大的鼓風機有關。柳春娣自小與父親住在熱水瓶廠的工廠宿舍里,一直到支援枝柳鐵路建設回來后頂了父親的職。第一車間有降暑的自制飲料,這是鍋爐房的特權,另有冰棒、綠豆汁,對于一個未成年的姑娘來說,這些可是夏天最饞嘴的涼食。TL2瀟湘晨報網

  隨著生活的改善,柳春娣從單身宿舍遷入婚后的老二層樓,這里的生活中一直不缺人情。TL2瀟湘晨報網

  “我們把婚后宿舍叫老二層樓,它是上世紀70年代在平房改建的基礎上修建的。”柳春娣說。上下兩層的樓房頗像筒子樓的構造,宿舍內雖為單門單戶,但是房內沒有廁所,廚房隔著過道,每家做什么飯,彼此都能看到。TL2瀟湘晨報網

  “廠里有公共食堂、熱水澡堂,每個月雖然只有二十幾塊的工資,想買塊表都得‘打會’,但生活很滿足,并沒有如今年輕人的焦慮感。”熱水瓶廠廠辦主任張樹吉說。TL2瀟湘晨報網

  “打會”,什么意思?TL2瀟湘晨報網

  就是比如想買一塊100元的上海牌機械表,10人一起集資,每人出10元。需要買表者拿錢,然后每月扣掉工資10元,還給其余定下先后次序拿錢的集資者。以前工人買家電大件或自行車缺錢時都這么干。TL2瀟湘晨報網

  反而是現在,搬進商品樓的柳春娣,感覺不到那份筒子樓里的熱情了。TL2瀟湘晨報網

  最后一代工廠子弟TL2瀟湘晨報網

  有人回到德雅路開了檳榔店TL2瀟湘晨報網

  最早開始熟悉黑石渡工廠區,是在廠區子弟梁伯欽帶領下,在德雅路小街小巷內左右尋覓。站在高高的石臺階上眺望腳下羽絨廠宿舍,梁伯欽說這里已經租給其他服裝廠。門口炸油條的老板倒是20多年一直未變,沒變的還有羽絨巷與巷尾的職工宿舍。TL2瀟湘晨報網

  梁伯欽自詡為黑石渡廠區子弟的最后一代,他父母是搪瓷廠工人,聽說祖父也是。7月18日盯著中午的太陽走到金帆社區搪瓷宿舍時,迎面走來的娭毑似乎還認得他,熱情打招呼。TL2瀟湘晨報網

  梁說黑石渡輕工廠區有幾件事讓他記憶深刻,一件是搪瓷廠門前鄭楊花炮店的老板,其父是從香港遠渡而來的技術骨干支援內地建設,后人亦留在長沙成為廠區子弟,讓其感動。二是,湖南省第一個試管嬰兒是從黑石渡出生的,這對他而言很自豪。TL2瀟湘晨報網

  廠區子弟很多出自黑石渡聯合子弟學校,德雅路上中學林立,曾有兌澤、含光、行素、廣雅多所民國時期所辦民校。新中國成立后,多所學校搬離原址,只有行素、廣雅中學合并為長沙市第七中學,廠區子弟又多出其列。TL2瀟湘晨報網

  即使是最后一代廠區子弟,多數年輕人早已逃離這片越發擁擠的城鄉結合部,梁的朋友曾堅是為數不多的在外游蕩多年又回到廠區,并在德雅路上開設了自己檳榔店的年輕人。TL2瀟湘晨報網

  只有梁伯欽懷念著過去的時光,在那棵屹立在羽毛宿舍背后的老樟樹下,回想起自己在聯合子弟上學時,曾在樹下經過。TL2瀟湘晨報網

  那棵樹,正在跟所有的歷史過往說再見。TL2瀟湘晨報網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