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新聞 > 長沙> 正文

80、90、00、10年代旅客講述春運記憶:不變的是回家的期盼

來源:瀟湘晨報作者:駱一歌長沙報道

編輯: 值班編輯時間:2020-01-14 08:05:12

  DKa瀟湘晨報網

DKa瀟湘晨報網

  1月13日,長沙火車站,80后的歐女士帶著10后的女兒琪琪準備進站,她們要去北京參加舞蹈表演。組圖/記者金林實習生黃雅嵐DKa瀟湘晨報網

DKa瀟湘晨報網

  00后大學生宮同學正在站前廣場等待進站。她打算坐火車回四川。這是她第一次碰到春運,高鐵沒票,火車臥鋪票和座位票都沒有,只買到了站票。DKa瀟湘晨報網

  “以前在火車上認識了很多人,后來都沒怎么聯系了,僅限于車上的友誼。”陳也回憶起十多年前的春運記憶感慨萬千。DKa瀟湘晨報網

  在綠皮火車上靠吃東西、找人聊天、打撲克等活動消磨時間的記憶正在人們腦海里漸漸遠去。DKa瀟湘晨報網

  你還記得你體驗過的春運嗎?近日,80、90、00、10年代的旅客分別向瀟湘晨報記者講述了他們那個年代的春運故事。DKa瀟湘晨報網

  有人說,沒經歷過春運,就別說體驗過成人世界的辛酸。每年,數以億計的人趕著加入這場靈魂與肉體的戰斗。DKa瀟湘晨報網

  旅客不難發現,隨著時代的變遷,春運正在悄然改變,出行越來越方便,旅客適應了無紙化進站,移動支付、高鐵動車線路的增加等也大大降低了回家的“體力”需求。DKa瀟湘晨報網

  80、90、00、10每個年代旅客的出行體驗都有不同,相同的是他們的感受:“人真多啊!”40年間沒有改變的是回家的期盼。DKa瀟湘晨報網

  80年代DKa瀟湘晨報網

  最大的愿望是在火車上挪一下腳DKa瀟湘晨報網

  60后的葉果在上世紀80年代曾經有過一段“逐夢演藝圈”的日子,于是也就強行有了一次春運的經歷。DKa瀟湘晨報網

  葉果當時在拍攝現場做些場務之類的工作。1981年的新年,她接到了劇組的消息:由于租用了某電影廠的錄音棚,需要盡快趕回北京。大年初五,葉果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于是,18歲的葉果獨自開啟了人生的第一次春運,從岳陽到北京。由于劇組已經給她買好了從長沙到北京的臥鋪票,岳陽到長沙這段旅程讓她至今記憶猶新。DKa瀟湘晨報網

  長沙與岳陽是相鄰的城市,距離約160公里,現在坐高鐵只要大概半小時。然而在葉果的那個年代,她感覺自己在時速60公里的綠皮火車上呆了4個多小時。DKa瀟湘晨報網

  她說,當時飛機和小汽車還不多,“因為交通方式少,我感覺所有人都在坐火車”。DKa瀟湘晨報網

  葉果說,那時短途的車票不會寫明座位號。“我們很多人都是先上車后補票,誰先上車誰占座位。”火車到站后,葉果開始了艱難的上車歷程。DKa瀟湘晨報網

  當時還是學生的葉果謹記著“先來后到、排隊上車”的教育,正打算安靜排隊上車的她看到了火車旁“千奇百怪”的場景:火車門前有一條是正常排列的隊伍,在周邊是“見縫插針”擠進去的零散人群。這時葉果看見了上車的另一個途徑,兒童和一些身材較瘦的乘客干脆從車窗上車,期間,也有大件行李趁著運人的間隙順便“滑”進車廂。DKa瀟湘晨報網

  “誰體力好誰就能先上車。”最終,被人潮擠上車的葉果被“分配”到了火車的過道處??粗?ldquo;蝸”在廁所的人,她覺得過道的位置也不算太差。“我坐的那列車好像中間停了好多站。”她這才知道,兩個相鄰的城市之間居然有這么多縣城和鄉鎮。DKa瀟湘晨報網

  葉果的腳下是自己承諾帶給北京朋友的大袋蔬菜、其他乘客的大件行李甚至是躺著的人。她說:“我那時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挪一下腳。”DKa瀟湘晨報網

  90年代DKa瀟湘晨報網

  有人或行李中途被“淘汰”DKa瀟湘晨報網

  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外出務工人員加入春運大軍。如何在過年的返鄉潮中成功回家,成為了吳宏必須掌握的“生存技能”。DKa瀟湘晨報網

  吳宏是90年代的大學生,每次放寒假,他都需要坐3個多小時的火車從長沙返回婁底。他說,在車上一定要特別注意自己的行李。DKa瀟湘晨報網

  上車前,吳宏會緊盯著候車室“拿話筒的人”,“他們的工作是給旅客報車次,候車的地方人多聲音雜,一定要注意別聽錯了。”為了能盡快上車,吳宏練就了快速與人熟絡的本事,這樣,那些走優先通道的人就會順便把他“捎”上車。DKa瀟湘晨報網

  上車之后,真正的“戰役”才開始。DKa瀟湘晨報網

  一部分有同時代記憶的網友表示,當時由于列車嚴重超員,萬般無奈之下,列車員還會勸導部分旅客下車。DKa瀟湘晨報網

  雖然買到了有座位的票,但是吳宏很少能成功坐下來。一般而言,貴重物品須貼身攜帶。DKa瀟湘晨報網

  吳宏回憶,在一些??繒r間比較長的站要格外小心,因為會有扒手上車后將行李扔下車后“順走”。DKa瀟湘晨報網

  00年代DKa瀟湘晨報網

  再沒聯系過當年的“黃牛”DKa瀟湘晨報網

  21世紀初,陳也坐上了從家鄉山東開往長沙的列車。順應互聯網的發展,南下“網戀”的他之后在長沙定居了下來。從那開始的每一年,他都要經歷一次春運。DKa瀟湘晨報網

  1998年至2004年,鐵路連續五次提速,綠皮火車也逐漸被豪華空調列車所代替。陳也在這之后也見證了買票方式的變換。DKa瀟湘晨報網

  一開始,每到春運前夕,陳也到處找渠道聯系“黃牛”,費很大的勁多花100元左右買票。“黃牛”之后是電話購票時期,每天一大早起來就開始撥打95105105,有時候甚至要打上百個才會成功買到票;再后來,就是著名的12306……DKa瀟湘晨報網

  陳也說,最苦的時候自己只能搶到硬座,18個小時的路程對體力而言是個巨大的挑戰。在這個漫長的旅途中,他會想方設法地打發時間。除了吃東西、找人聊天、打撲克等娛樂活動之外,另外一個消磨時間的方法就是上廁所。DKa瀟湘晨報網

  具體步驟是:從座位挪到廁所,打開門,發現里面“住”著好幾個人,將這些人和他們的東西移出來,如廁完畢后將人和物品還原,最后再一點點地挪回自己的座位上……“每走一步都會踩到人”,整套流程下來,他最長花了一個半小時。DKa瀟湘晨報網

  “從前在火車上認識了很多人,但后來都沒怎么聯系了,僅限于車上的友誼。”陳也再沒聯系過的還有最初的“黃牛”。DKa瀟湘晨報網

  10年代DKa瀟湘晨報網

  補票再也不用擔心沒帶錢DKa瀟湘晨報網

  21世紀10年代,張巖從學生時代走進了職場。她見證了移動支付的飛速發展,買票方式更加快捷的她回家前還能做多手準備。DKa瀟湘晨報網

  2011年張巖進入大學。放假回家從北方到家需要十幾個小時的車程,只買到了硬座的她一般會上車后再補票,升級成臥鋪票。擔心身上帶很多現金不安全,張巖打算刷銀行卡支付,上車后得知車上不能刷卡。于是,她和列車員之間就有了種奇特的交易方式。DKa瀟湘晨報網

  當時的移動支付不發達,補票的辦法是列車員先幫張巖現金墊付,然后她再給對方充話費。在列車上,張巖撥打10086,根據語音提示一步步操作,然后輸入列車員的電話號碼,甚至身份證號碼等信息。“很多人都這樣做,列車員說他手機里已經有用不完的花費了。”DKa瀟湘晨報網

  2016年,工作后的張巖過年需從北京南下回常德。在移動支付與互聯網高速發展的時代,她的選擇多了很多:可以在網上提前預訂高鐵、火車硬座、火車臥鋪以及飛機票。DKa瀟湘晨報網

  上火車后,只需掃碼就能輕松完成補票支付,張巖再也不需要給人充話費“抵賬”,這個時候也鮮少有人用打電話的方式充話費了。張巖說:“過年還是要回家的。”DKa瀟湘晨報網

  瀟湘晨報記者駱一歌長沙報道DKa瀟湘晨報網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